康復計劃須更具前瞻性

(此為原文,文章部分內容在2019年12月3日發表於《信報》,題為〈康復計劃須更具前瞻性〉,網址:https://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2319116/)

文:蔡蘇淑賢(香港保護兒童會總幹事)

 

由行政長官委任的康復諮詢委員會(康諮會) 成立了一個檢討工作小組及五個專責小組進行制定新的《香港康復計劃方案》(簡稱RPP)的工作,就殘疾人士的各種服務需要闡述策略性方向,以及短、中、長期的措施。康諮會已於本月初發出《制訂建議階段報告》(《報告》),並進行諮詢至下月二十日。社會對RPP有很大期許,認為對未來康復政策的方向及相應措施有很大影響。勞福局局長羅致光甚至呼籲各界要盡早提出意見,否則「蘇州過後未必有艇搭」,之後提出的建議將來更難推展。

 

幼兒部分缺新意

筆者並非康復服務的專家,難以整體評論《報告》。不過,由於筆者最近十多年來專注幼兒服務,所以對有特殊需要幼兒的支援尚有點認識,可以提供一點意見。就《報告》內容支援有特殊需要幼兒部分而言,可說並無新意,其提出的策略建議若非早已公布,便是經已實施。而不少持份者關注之處,《報告》卻又未有正面回應。簡單來說,《報告》在前瞻性及全面性方面,尚有很大改善空間。

 

《報告》全文三百多頁,分20個主題,包含62項策略建議。其中主題一「學前康復服務」、主題二「由幼稚園升讀小一時的過渡性支援」及主題三「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的支援」及其下的策略建議一至六,與幼兒有直接關係。

 

「零輪候」目標已兩前年已訂

策略建議一提及持續監察學康復服務需求,增加服務名額以達到「零輪候」為目標。翻查文件會發現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早於其第一份《施政報告》已將「零輪候」設定為目標,並陸續透過不同渠道增加學前康復服務名額。當中,「到校學前康復服務」的名額增加最迅速,最新一份《施政報告》 已計劃增加至1萬個名額。

 

去年已公布支援第一層兒童

策略建議二將支援延伸至有特殊需要跡象的兒童(即第一層兒童)及探討與第二層兒童的服務整合的可能性。幼兒服務界在多年前經已提出這樣的建議,而在去年《施政報告》經已承諾會透過獎券基金推行試驗計劃,為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有特殊需要跡象並正輪候評估的幼兒提供支援。

 

沒有提及補救服務錯配的影響

策略建議三提出學前康復服務輪候時間大幅縮短後,重新檢視各服務的定位。由於服務名額不足,多年來已出現服務錯配的情況,例如原本應該入讀特殊幼兒中心有嚴重程度特殊需要的幼兒,因名額不足而被迫使用其他針對中度甚至輕度特殊需要的康復服務及入讀普通幼稚園;原本定位服務2歲以下幼兒的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亦需要服務2至6歲的有需要兒童。社會上早已指出服務錯配衍生的問題,尤其對有特殊需要幼兒的不良影響。此策略建議被定為「長遠策略」,只能說是遲來,甚或是延遲的好消息,然而有何短期措施減少因服務錯配而帶來的不良影響?《報告》卻未有提及。

 

幼小衍接措施經已實施

策略建議四及五提及在學前康復服務單位與小學之間設立恆常機制傳遞資料及把已有學前評估的小一生列為及早識別和輔導計劃的對象。前者早於2017/18年確定並已在2018/19年實施;而後者亦已於本年的九月份實施。換言之,並非新猶。

 

三年前已確定優化幼教融合教育措施

策略建議六提及優化融合教育措施。然而當中絕大部分篇幅闡述中小學,只有一段提及幼兒階段。其主要內容有兩項,其一為在幼稚園教育計劃下將師生比例由1:15降至1:11;其二為為幼稚園教師提供培訓,提升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學童的能力。其實,兩者早於2016已確定,並經已實行,可謂老調重彈。反而值得注意的是《報告》內指出現階段教育局沒有計劃為幼稚園設立支援老師或融合老師,這完全沒有回應幼教、家長及社福界對為幼稚園設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的訴求。

 

要指導文件而非總結清單

至此,讀者不難察覺《報告》在幼兒階段的內容大多只是複述已推出或已公布的措施,更似一份措施總結清單,缺乏對政策未來發展的指導性功能。這或許是康諮會同意政府採取「成熟一項推一項」的做法所引致,所以真正要諮詢的只有長期措施而已。不過,就在幼兒階段部分而言,卻又未有在長期措施有多少著墨,令人失望。

 

RPP應更具前瞻及全面性

參考上一份RPP(2007),當中每一範疇均有政策目標、建議策略性發展方向、長短期指標(部分範疇)和具體措施。雖然RPP(2007)也有缺失之處,例如指標不明確及建議措施較為籠統,但結構明顯較為完整,而且將預防及鑑定獨立為一範疇,突顯預防工作的重要性,在康復工作上有更闊的視野。

 

作為未來康復政策的指導文件,RPP應該更具前瞻性及全面性,除了在整體政策層面訂立願景、具體目標及進度指標外,在各範疇層面亦應有同樣的安排,如此才能有效推動政府各部門及社會各界努力向目標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