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增加專業託兒避免慘劇再生

image_pdfimage_print

(2014720日發表於「主場新聞」)

 

蔡蘇淑賢 (香港保護兒童會總幹事)

 

近日接二連三發生懷疑虐待幼兒事件,先有褓姆涉嫌用力搖晃半歲嬰兒,引致腦出血及昏迷,後有由外傭照顧的半歲嬰兒疑遭人傷害而致腦出血。兩宗案件均突顯同一個社會問題「雙職父母日增,專業託兒不足,幼兒受託於不合適照顧者引至慘劇發生」。

 

雙職單親家庭增加託兒需求

社會不斷變化,家庭育兒支援日漸單薄,加上更多婦女在生育後繼續工作,令雙職父母的比率日益增加。根據統計處數字,育有0-9歲兒童的雙親家庭住戶當中,雙職家庭的比率由2001年的44%增加至2011年的50%。顯示越來越多父母雙雙出外工作,託兒服務需求亦大幅增加。此外,愈來愈多單親家庭出現,亦令需求進一步推高。2011年育有0-9歲兒童的家庭住戶當中,有6.6%為單親家庭,比率較2001年上升42%

 

專業幼兒照顧僧多粥少

目前,為0-2歲幼兒提供專業照顧服務名額全港只有約一千個,但適齡人口卻約有十萬人,比率為199,要進入服務比進入大學還要難幾十倍。這類服務自七十年代後期已受政府嚴格監管,從營運機構、環境設施、人手比例,以至照顧員的受訓資歷均有明確規定,且經常接受社署巡查。由於服務受規管,質素有保證,過去幾年使用率連續爆滿,且尚有長長的輪候名單。年輕父母為口奔馳出外工作,產生日間託兒的需求。然而由於專業幼兒照顧服務輪候者眾,絕大部分無緣受惠。倘若祖父母能代勞當然最好,否則唯有依賴外傭或非受訓的褓姆於日間照顧幼兒。

 

以外傭褓姆照顧只是無奈之選

衛生署的調查顯示接近40-4歲幼兒日間主要由父母或祖父母外以的人照顧;不過,本會年初的調查卻顯示只有不足4%的幼兒家長認為外傭或褓姆是父母以外的理想照顧者。換言之,在專業幼兒照顧服務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委託外傭或褓姆照顧幼兒只是父母無可奈何下的選擇。問題的關鍵在於不論外傭,抑或褓姆,與幼兒既沒有血緣關係,亦非專業幼兒照顧者,在目前沒有監管的情況下,他們照顧幼兒的質素便成疑問。加上由於幼兒十分脆弱,完全沒有能力保護自己,亦不能與父母清楚表達日間所受的對待,因此不少父母直至發生嚴重意外,甚至虐待事件時,才如夢初醒,知道事態嚴重。

 

 

鼓勵生育需要託兒服務配套

面對人口老化,政府鼓勵生育及希望釋放婦女勞動力。然而,當市民響應政府呼籲時,卻發覺父母外出工作,卻沒有足夠的專業託兒服務配套,經常面對家庭照顧與就業貢獻香港經濟的角色衝突,實在苦不堪言。政府一直強調「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可滿足市民託兒需求,然而從使用人數,以至調查結果均顯示,此等以義工提供暫託幼兒服務的計劃,並未能針對父母對正規幼兒照顧服務的需求。政府實有需要於短期內大幅增加專業幼兒照顧名額。若仍然堅持外傭或者非受訓褓姆足以回應父母託兒的需要,則上述慘劇恐怕只會有增無減,既傷透父母的心,亦非社會之福。我們相信現在是適當時候檢視作為一個國際都會,重視知識型經濟發展的社會,香港卻重點依賴來自另一個文化背景的外傭或非受訓的褓姆義工去培育我們的下一代是否妥當呢

Share

Author: adminycdi

Share This Post On

Submi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